1. 母婴网 > 情感 >

长谷部诚腰部骨折

黄帝内针用针散记(16):腰部不适症状的处理(上)
黄帝内针用针散记(16):腰部不适症状的处理(上)
提示:

黄帝内针用针散记(16):腰部不适症状的处理(上)

快下班时,老友打来电话,请我吃晚饭。我说吃饭改天,这几天有点小忙。老友说,来吧,我在地板上躺半天了,腰不能动。我忍不住笑了,你要扎针就明说,别拿饭局忽悠啊!

过去一看,老友几乎是换了个人,走路腆着肚子,罗圈着腿,一摇一晃像只蹒跚的鸭子。坐着要站起来,双手把桌子撑得嘎嘎响,差不多要几分钟才能办到。我问,多长时间了?他说,三天了,弯腰拿东西,一不小心就这样了。本来以为撑一下也就会过去,没成想越来越严重,实在难受时一个大老爷们干脆就躺地板上。老友疼痛的位置在后腰正中,辐射到周围巴掌大的区域。

识证为下焦,经络为督脉、太阳经、带脉。

症在中间,按男左女右取穴。我拉过他的左手,在督脉交会穴后溪穴刺入一针,带脉交会穴外关穴刺入一针,太阳经阳谷穴、小海穴、腕骨穴各刺一针。

阳谷穴是下焦同气,小海穴、腕骨穴是与阳谷穴上下倒换。

把手掌竖起来,掌根附近正好是下焦位置,取腕骨穴,还有借力掌部三焦同气之意。

当然,老友的症在后腰中焦、下焦交汇处,如果把这个症看作是中焦,也一样随证治之。不过用针的顺序,最好从中焦小海穴开始。

每一针从哪开始,如何倒换,心中时刻要明。这跟作战一样,哪里是突破口,哪里是合围点,哪里是主战场,哪里是大后方,一定是胸有全局、知所先后。

我让老友再试着站起来,这下明显好多了,双手轻轻按着桌子就起来了。站起来问题不大了,坐下去还有些痛。他说。

老友的生活习惯实在是一塌糊涂,晚上睡觉爱整夜开着空调,不仅不盖被子,有时还要光着膀子才过瘾;更要命的是,每天凌晨一两点钟才休息,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。腰痛发作,绝不是他说的不小心弯腰导致,这些日常陋习难逃干系。

坐下去还有些痛,革命尚未成功。

还是从阴阳倒换着手,太阳经腕骨穴表里倒换至少阴经通里穴;少阳经外关穴(带脉交会穴)表里倒换到厥阴经内关穴,厥阴经跟“腰不能俯仰”可是有大大的关系。

同时,阳明经曲池穴、太阴经尺泽穴两针调中。

这几针下去有如神助,老友起立已然无碍,行走正常,不适症状全部消失,把旁边两个朋友看得目瞪口呆。在我去之前,他们打了个赌,除了我的老友,谁也没想到黄帝内针有这么好的效果。

黄帝内针对治腰痛这样的急症,确实是方便之至,这样的例子有很多。但有些事自己经历了,才有另一番真切感受。

有天一大早,父亲微信我,问有没有空去帮他扎几针,腰不大好。按父亲的个性,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这样找我。腰不大好,应该是腰大不好了。好在相距不远,我一骨碌爬起床就赶去父亲那里。父亲的症状是站着坐不下去、坐着站不起来,疼痛区域集中在腰椎正中周边区域和右侧臀部环跳穴附近。

识证是下焦,经络为督脉、太阳经、带脉、少阳经。

按右病左治法则,取左手太阳经及督脉交会穴 后溪穴 、少阳经及带脉交会穴外关穴各刺一针。

同时对 太阳经 后溪穴上下倒换 至 腕骨穴,太阳经后溪穴再表里倒换至少阴经通里穴。

再刺阳明经偏历穴、太阴经经渠穴调中。

针入不到十分钟,父亲就感到好了七八成,可以轻松起立、自如走动。晚上又巩固了一次,第二天,父亲的腰就恢复了正常。

这件事让我十分感慨,要是像以前不会黄帝内针,又是怎样一番场景呢?忙不迭的赶到父亲这里,然后搀着他艰难地跑下楼梯,一边是心疼,一边是责怪,然后去医院排队、挂号、各种检查、吃药、挂水,说不定还要在医院住上几天。

我有时天真地想,如果每一个家庭都有人学会黄帝内针,那又是怎样一个景象?杨真海师父、刘力红老师一直期许的人人知医、天下少病,是不是就长这个样子呢?

做完梦,还得回到当下。来熟悉一下循行腰部的经络,主要还是督脉、太阳经、带脉等,这几条经络大家一般都知道。

需要重点说明一下的可能是带脉,带脉环腰一周,腰痛不适症状,一般都要考虑在这条经络取穴。

带脉的交会穴是足临泣穴,怎么会取外关穴?取足临泣穴当然最好,但是与手部取穴相比,方便性差了许多。所以一般就求同气,上下倒换到手部来取。

那为何取外关穴?因为外关穴和足临泣穴都是八脉交会穴,而且都是少阳经络同气的穴位,找外关穴是更为“亲近”的选项。

这里要留心的还有另外两条经络,在用针过程中要将其作为重要考虑因素。

一条是少阴经,“上股内后廉,贯脊,属肾”“其病气虚则腰痛”,这条经络对治腰痛,往往能建奇功。当然,从太阳经表里倒换来应用,效果应该也差不多。

另一条是厥阴经,“是动则病腰痛不可以俯仰”。这条经络往往容易忽略,而实际用针又能派上大用。

“腰痛不可以俯仰”说的很清楚,腰痛患者有不能前后弯腰的症状,厥阴经就可以一显身手。

同时,针治腰痛患者,多数也会用到带脉交会穴外关穴。外关穴作为少阳经的一个重要穴位,还可以与厥阴经形成表里倒换。







小贴士:腰部不适症状,识证为下焦,经络主要为督脉、太阳经、带脉、少阴经、厥阴经。

一般按下病上治、左病右治、右病左治求同气。若症在两侧,以相对严重的一侧作为主症;若症在中间或两侧症状基本相似,可按男左女右求同气。

取穴可以《黄帝内针》“三焦经络(同气)”之“下焦经络(同气)”章节所给出的穴位为据。

具体取穴可以阿是穴为准。如用针效果不佳,可采取阴阳倒换办法强化。

黄帝内针用针散记(15):背部不适症状的处理
提示:

黄帝内针用针散记(15):背部不适症状的处理

熟悉头部以及肩颈的经络循行路线,有点像在原始森林里旅行,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藤蔓,抬头是枝繁叶茂的大树,一个人在林间小道穿来穿去。到了背部,忽然像到了一片开阔地,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,不由得想张开双臂,尽情拥抱沁人心脾的蓝天、阳光与空旷。

循行背部的经络相对比较少,主要是太阳经和督脉。这里所说的背部,主要指躯干后侧中焦、上焦的区域范围。

李老师来针治失眠,我刚下好针,他又问背上疼痛能不能针一下?当然行啦。一揽子解决问题,本来就是黄帝内针的特色。李老师背部的不适症状在左肩胛骨下缘和脊柱正中。

识证是中焦,经络为太阳经、督脉。

按左病右治法则,取右手后溪穴一针。然后让李老师活动肩背。松了,好了。李老师说。

李老师背部这个症,用太阳经支正穴、督脉后溪穴两针也是个思路。但是后溪穴一针为何奏效?后溪穴既是太阳经的部下,也是督脉的干将,从三焦同气来看,也正好对应中焦,这么多同气,犹如三千宠爱在一身,自然是较为理想的下针点。

黄帝内针用针不在多,能一针解决的就不用两针、三针,其要领在于对症的把握。症在何经何络、在三部哪一部,心里时刻要明明白白。

大姐有次电话我,说身上痒的难受,觉也睡不安稳,能不能扎针?我说晚上来试试。大姐这个症,几乎每年都在冷热交替时发作,往常用金银花煮水擦洗,几天也就会好。这次不同,擦洗了几次没有明显改善,痒的面积也比往年大。大姐瘙痒的不适症状,主要分布在 后背、大腿后侧以及腘窝, 脚背二、三趾之间 也有症状。

上中下三焦都涉及,经络主要是 太阳经( 后背 、大腿后侧以及腘窝),督脉(后背中线)、阳明经(脚背二、三趾之间)。

这种大面积的瘙痒,没有具体的不适症状点位,似乎一时很难找到下手的同气点。如果被这样的判断牵住牛鼻子,那就不是黄帝内针的思维。

遇到复杂或者吃不准的情形,第一选择是回到内针法则。后背及大腿后侧以及腘窝瘙痒症状面积再大,三焦定位无非还是上、中、下,经络也就涉及督脉和太阳经,方法也还是在经刺经、在络刺络。

症状无法区分左右,那就按照男左女右取穴,在太阳经支正穴、小海穴以及督脉交会穴后溪穴各刺一针。

太阳经支正穴“表里倒换”至少阴经通里穴一针。

然后,取阳明经曲池穴、太阴经尺泽穴两针调中。

阳明经、太阴经这两针也可以看作是后病前治,后背(太阳经、督脉在躯体之后)为阳,胸腹为阴(阳明经、太阴经在躯体之前),阳病治阴、从阴引阳。

进针不久,大姐就说后背以及大腿后面不痒了,脚背症状也减轻了很多。

脚背症状在阳明经区域,下病上治,在手部阳明经合谷穴刺入一针。同时,表里倒换太阴经鱼际穴一针。这两针,正好又与曲池穴、尺泽穴两针形成上下倒换。针入的同时,脚背瘙痒症状消失。留针结束,大姐的不适现象已然不见。

第二天,大姐告诉我原来的地方不痒了,转移到 肩前和右边腰 侧去了。我又仔细问了问症状,肩前主要是太阴经区域,腰侧主要是少阳经区域。那天大雨,大姐从乡下上来不方便,我就嘱咐正在学内针的姐夫自行施针。

肩前取太阴经,怕姐夫一下子搞不定,让他同时“表里倒换”至阳明经。

右边腰侧取少阳经,同时“表里倒换”至厥阴经。

第三天,大姐说瘙痒症状全部退缩到小腿和脚板上去了。我请姐夫继续随证治之,就这样把那些不适症状打发回去了。

第四天,大姐又微信我,说还有件事更奇怪,走了一年的“大姨妈”回来了。大姐现在这个年龄,正好是更年期的档口。黄帝内针是 调中 的,大姐这个小插曲,再次证明此言不虚。

今年春节前,正是辞旧迎新最忙的时候,有个加班加点经常熬夜的朋友得了带状疱疹,欲遵医嘱回家休息。我建议他试试黄帝内针。他愣了一下,针灸能治带状疱疹?可以试试啊!我笑着说。朋友犹豫了一会,接受了我的好意。朋友带状疱疹患处在后背中间的左侧,约有巴掌大小。

识证是中焦,经络为太阳经。

首先在太阳经后溪穴、小海穴各进一针,然后上下倒换太阳经腕骨穴、支正穴。支正穴、小海穴分别表里倒换至少阴经通里穴、少海穴。

同时调中,针刺阳明经曲池穴、太阴经尺泽穴。再上下倒换掌部阳明经合谷穴、太阴经鱼际穴,腕部阳明经偏历穴、太阴经经渠穴。阳明经、太阴经这几针,既有后天脾胃调中之意,也有后病前治之用。

这次下手也没有往日那么“温柔”,尤其对阳明经、太阴经这么多倒换,主要想尽可能发挥调中的力量。

考虑到他说最近加班加点经常熬夜, 又加了厥阴经内关穴、少阳经外关穴两针,这两个穴位除了跟肝胆二气有关,还分别是阴维脉和阳维脉的交会穴,等于给朋友增设了一道阴阳调和的保障线。

针入不久,朋友就告诉我,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往里收,痒痛的症状渐渐减轻。留针结束,患处的颜色已由原来扎针前的暗紫色变为浅红色,丘疹状隆起物的边界也变得十分清晰。

第二天行针前,发现患处较昨日相比已经明显变小。如此用针三次,患处就由连片结块的症状,变成了零星散布的疹子,后来又扎了三四次,前后十天左右,朋友的背部就恢复如常。

用针期间,没有挂水吃药,也没有采取其他措施。至于痒痛等不适,首诊之后就没有痛过,仅在触碰衣物时有轻微瘙痒;三诊后,所有不适症状均未再出现。

这个案例让我更深切的体会到,不能机械地理解随证治之的意思,不能囿于患处之症所在的狭隘空间。杨真海师父说,黄帝内针是调中的,这句话,我们任何时候都不能丢。










小贴士:背部不适症状,识证为上焦、中焦,经络主要为太阳经、督脉。

一般按上病下治、左病右治、右病左治求同气若症在两侧,以相对严重的一侧作为主症;若症在中间或两侧症状基本相似,可按男左女右求同气。

取穴可以《黄帝内针》“三焦经络(同气)”章节所给出的穴位为据。

具体取穴可以阿是穴为准。如用针效果不佳,可采取阴阳倒换办法强化 。